Rovinere

为全职劣质周边砸钱前须知 ——又名《这些年我们一起买过的“假”官周》

为全职劣质周边砸钱前须知:

做了一些相关汇总整理,更详细的内容以及传送门会在最末一一补足,手速有限还请耐心等待。

如有更多查缺补漏,可微博私信本po。


另,图多,流量党慎点












微博链接,恳请多多扩散转发








    2015年,起点商城公交卡事件


素材使用

微博账号:起点售卖翻新全职公交卡事件

微博账号:全职高手公交卡事件维权

澎湃新闻




    全职手游相关


素材使用

 

来源触乐网,全职手游相关文章



 

③     天闻角川出版贩售《ALL knows 1》设定集


素材使用

微博账号:说给天闻角川 

微博账号:全职高手劣质周边系列

编辑疑似夹杂cp向私货,详见微博

 

 


④     痛包抄袭【等授权】



⑤     叶修手办


素材使用

叶修手办实拍




⑥      全职盒蛋


素材使用

微博账号:走近hoobbymax

粉丝拍摄的现场图。  链接来源:“走近hoobbymax”发布的微博





⑦     粽子事件【等授权】




第三部分,②全职漫画部分


素材使用

微博名:大角虫终于道歉了





第三部分,④全职手游部分


相关出处




第三部分,③全职高手动画部分


BGM抄袭问题。

官方对BGM抄袭的回应。

第八集抄袭[粉丝整理微博1P2P]




 

其他作妖事迹http://m.weibo.cn/5644005427/4111465130371404?sourceType=sms&from=1068295010&wm=3333_1001

暂时到此为止





(10.)&(11.)<迷途羔羊>[APH同人-北南意]

小兮的迷迭香:

(10.)


命运的门通往自由和苦难。


在一间密不透风、唯一房门被死锁、唯一窗户被铁板钉得严实的小房间里,罗维诺睁开眼睛,让视线在阴暗寂静的空间里迷糊地游走。普通简陋的病房,现在一切都变得倍感陌生,唯一留有情感的就是眼前这个沉睡在被单间的孩子。他挠着凌乱的头发,动动左手发现一股温热由掌心传来,是费里西安诺紧紧握着他的手。


无意笑笑,罗维诺伸手抚摸男孩柔软的头发。父爱泛滥的记忆锁链像被什么给打断,东拼西接虚无缥缈,那些暂且美好的感觉仿佛只是大脑加工制作出的麻药,用来将沉溺于痛苦中的人麻醉。罗维诺想着这真是个无比沮丧的噩梦,只有费里西安诺在旁边,醒来也不能有什么倾诉。


即使大概有十四小时未进食,他也没有饥饿感,没有出现缺氧反应,似乎随之一切正常人类的需求都没有。这实在是恐怖。


眼下罗维诺必须要离开房间,他害怕再这么下去会和这里的昏暗融为一体而逐渐丧失意识。他扯出被拉得死死的手,费里西安诺便不舒服地翻过身去了。


安东尼奥坐在他那并不糟糕的办公室里,在壁灯早已坏掉的情况下,现在这房间里仅存的光源是一台开着的笔记本电脑。而这台诡异的电脑到了凌晨这样的钟点不仅无法联网,而且上面显示的时间和扔在房间里坏掉的手机一致。


“唔,好痛,罗维……”他忽然闷哼一声,罗维诺马上松开了抓在他肩上的手指,表情异常。“啊……那孩子没事吧?”安东尼奥揉捏被突如其来攻击的痛处,对视罗维诺那双漂亮的绿眸,“大概没事,只要他一直睡下去的话就不会吵了。”“呃、罗维刚才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听见安东尼奥这般疑惑的口吻,罗维诺的瞳孔微微缩起,扭过头错开对方惊愕的眼神。


我到底怎么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罗维诺按着太阳穴向外走去,“我想我是饿昏了,你先守着吧,我出去一会……“笔记本电脑被安东尼奥转身合上盖,“哎罗维我陪你!”


然而他回神扭头时却看不见罗维诺了,走廊上惨白的灯光展现出一条空荡荡的通道。


“怎么说走就走了,现在才凌晨四点哪里有吃的卖啊……”


究竟发生了什么?


安东尼奥只好叹气着重新掀开笔记本屏幕,这时办公桌的座机响起。


“喂,您好?”他纳闷哪个谁会那么晚打来电话。


“——”毫无回应。


“喂?有人吗?”安东尼奥再次小心翼翼问道。


话筒那头空寂得依旧没有回音。


“……”


医生咽了咽唾沫,一股凉意从脚跟升上来。在安东尼奥痴呆般举着话筒思绪凌乱的时候,身边的电脑屏幕一闪,像是被某种信号干扰,然后自动开始播放一段视频。似乎是老旧的无声黑白视频,画质比较差模模糊糊。


“喀啦喀拉——”


安东尼奥疑似听见骨头断裂的响声,他目瞪口呆注视着跳动的满是雪花的画面,话筒从颤抖的指尖落下,绿色眼睛失去焦距。


(11.)


站在一条幽暗的散发腐臭的下水通道前,罗维诺实在不愿意,然而他当然下来是有理由的。数分钟前他还站在上方的停车场水泥面上,只怪一个手滑将车钥匙掉进了下水道的网盖口。其实他并不用花那么大周折来捡回自己的钥匙,只是想到康复中心所处的郊区离城市中心甚为遥远,不开车简直是一种自虐行为。


今天的运气差到自己家门口了,连手电筒都没带下来。


“该死,老子真是见鬼了。”他咒骂着,拿起手机自我安慰地当光源。脚踩在湿漉漉滑溜溜的地面,看着水渠中的污水缓缓流淌,谨慎地前行,找不到那枚银白的钥匙,或者被雨水冲走了——罗维诺感到自己活像一个在演悲喜剧的傻瓜。


手机从口袋中掉落,差点掉进污水渠中。罗维诺赶快准备弯身将手机拾起。此时离他不远处的污浊水面开始涌起暗流,像有什么东西正从水面下浮出来,并释放出比之前浓烈数倍的腐臭。罗维诺脊背一凉,掩鼻而逃,攀上生锈的铁梯。


难以言喻的困惑如根根细线纠缠在心头。当罗维诺爬出圆形井口,他的注意力很快被停车场里那弥漫的白雾给吸引。这片茫茫白雾,浓稠到将手伸入其中便立刻看不见臂膀的程度。与其说诡异,不如说更是种警告,完全乱套了。


罗维诺眯起橄榄绿眼睛,在依稀中听见了不成调的扭曲声带的“咩咩”。那股卷席而来的气味极其难闻,令他的胃部又一阵翻腾。难道是那些羔羊吗?他有种从一家电影院退场,但又进入了另一家电影院的奇怪感想。而这家电影院上演的是一部非常惊悚恐怖的音乐剧。在被白雾包围的空间里,那些肿胀的畜生用七孔流血的冰冷表情盯着他,视线带着强烈的怨恨和诅咒,以致令人不敢直视。


“妈的,混蛋!”他抽身挤出羊群,朝门诊大楼跑去,雨水打湿了他的眼眶,恐惧的喘息急促不安。


与精神康复中心相邻的是一间医院,它们共享一个停车场。


门诊大厅连接着一条横向的走廊,空荡无人。病房都被密麻的绷带缠住,目光透过白色绷带却看不见里面任何东西。值班的医生护士和病人呢?门窗并未锁死,罗维诺打算撕下那些烦人的绷带,忽然他触碰在上面的指尖袭来疼痛感,他惊叫一声缩回手,发现指头被灼出了血口,殷红的液体涌涌不断向外流。


思索片刻像明白了什么,他握紧手上的伤口远离那些绷带。调整呼吸踩在散落着各种杂物的走道上,朝深处走去。像是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所有人急忙逃离了,所以各种设备都完好,但被撞得东倒西歪的。但罗维诺仅仅离开了十二分钟,怎么可能如此短时间内就能让他们完全消失在视野里?甚至安东尼奥连个电话都没有打给他?


医院似乎是断电了,只有几处“安全出口”标志还有惨淡的亮光,随着不断深入周围黑暗起来。罗维诺拿出手机,借助发散的微光照明,但这些光亮很快消散于面前这条黑暗的走廊中。


婴儿的啼哭声打碎了寂静和黑暗,罗维诺睁大眼转身寻找声源,发现身后是产护室。一个浑身血迹的婴儿刚诞生,他肚上的脐带还没被剪断。


“喔夫人,多么漂亮的一个小男孩,简直完美无缺。”护产的医生抱着包裹好的婴儿递给一位躺在床上面容模糊的女人,“你看他多漂亮!”


“噢老天爷,难道只有一个孩子吗?”


“噢不,那只是意外,另一个孩子……恐怕……”


走近他们,罗维诺心中燃起莫名的熟悉感,但脑中记忆凌乱不堪,所有人物都只是模糊的轮廓。产护室外传来某种动物凶狠的咆哮,定眼一看,窗外白色的身影攒动,玻璃窗都在被击打作响,一团羊羔爬过窗户,从蓝色的窗帘布幕后现身。它们圆鼓鼓的肚子不断在往外渗出鲜血滴落在地上,双眼只剩两个血窟窿,但却像知道方位般摸索着路线。


罗维诺见状,战战兢兢地挪动小碎步想从一旁溜走。才移开几步那些动物就向他转头,不等他起跑,几只离得近的羔羊竟跳过来朝他的手臂张开血盆大口。这种痛感由脊椎神经直传入大脑中枢,激起股离奇的意识。


左手臂留有深深的一圈牙印在剧烈作痛,罗维诺右手握住冒出血的左臂,忍痛奔跑在回程的长廊上。


忽然他看见面前迎来一个身影,矮矮小小,挡在中央。居然是费里西安诺,他手里抱着那只似曾相识的粉色兔子玩偶,眯起琥珀色眼睛看着罗维诺跑来的模样勾起唇角。


“很久不见了,哥哥。”




Tbc.

[APH/南北伊]瓦尔加斯家的日常生活•狂欢节[完]

徵兮:

威尼斯本就不缺游人,在嘉年华庆典期间慕名而来的旅客更是要命地多。


靠着窗子往外看,河道里流动的是水,街道里流动的是人。装扮华丽,佩戴着各种各样的面具的人。


罗维诺感到头疼地揉了揉额角。他讨厌人多的地方,而这座城市当下的情景仅仅是看着便能让他感到呼吸困难。当然,要说他真的不想亲眼见识一番圣马可广场的著名的面具服饰大赛究竟是何等模样那一定是假的,但比起到外面人挤人地凑热闹,他更愿意坐在燃着温暖壁炉的客厅里收看电视转播。


身旁的费里西安诺看着罗维诺皱着眉头的模样,了然笑了起来。他蹭过去软软地挨住兄长的肩膀,眼底光华熠熠。


“哥哥你相信吗,就算是在汇集了数万枚假面的圣马可广场,我都能轻而易举地找到你。”


“不信。怎么可能做得到,这种事情。”


“要不要试试看?”


费里西安诺笑得眯起眼睛,食指在嘴唇前面晃啊晃。


罗维诺难以置信地挑眉,上下打量了他那看起来观察力一点都不敏锐的弟弟一番。


“啧,说得简单,要真找不到怎么办?”


“唔,分别带好家里的钥匙就没问题了吧。”


“……拿你没办法。要是找不到我了打我电话,我想办法来找你。路上人多,可别把手机弄丢了。”


“哥哥你放心啦,各种意义上的。”


费里西安诺吻了吻罗维诺的脸颊,催促着他回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透过覆在脸上的面具看出去,左边是人,右边是人,前面还是人。


罗维诺被汹涌的人潮推搡着前进。美丽的姑娘们艰难地在寒冷的冬季挥动她们手中的小香扇,由裙撑拱起的蓬松裙摆使得小径上匀给行人的空间更为狭窄。男士们穿着体面的服饰,或是披着斗篷,或是戴着假发,时不时地用温柔的话语和有力的手臂扶持一把因为踩到裙装下摆而站立不稳的女士们。偶尔人群中还会响起数声惊呼——他听他那在威尼斯待了十几年的弟弟说过,每年都会有站在运河边上的人不小心掉进水里。


费劲地挤进广场中心攒动的人堆里,罗维诺在边缘处找到一个相对宽裕些的位置,掀起面具的边缘做了好几口深呼吸。他不怎么想回忆自己是怎么一路挤过来的,只觉得前胸后背都被人顶着的感觉让他差一点就要窒息。


中心舞台上的人们挨次穿着盛装登台,精心绘制的面具在白炽灯的照射下流光溢彩。周围鼎沸的人群在兴奋地对台上的表演者们品头论足,他自然地将手往旁边一拍想听听熟知流程的费里西安诺会怎么解说,不想预想中的细瘦肩膀却并没有出现,指尖碰到的是一位陌生的女性,理解地对着他笑了笑,又将视线转回到热闹的舞台上。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是形单影只出的门。


习惯真是可怕极了。


他在室外的寒风中搓了搓手,望了眼身后圣马可教堂高耸的大钟,心不在焉地瞄着走马灯般轮转的面具与华服——直到一双裹着花边手套的手轻轻地捂住他的眼睛。


“找到你了,哥哥。”


 


罗维诺回过身,半晌目瞪口呆。


眼前分明是一位巧笑嫣然的年轻女士——半边面具遮住了脸,只露出笑意盈盈的唇。暖褐色假发压在宽边帽檐下面,绒毛披肩底下是质地厚实且柔软的连身裙,胸口缀着V字型的宽花边,恰到好处地遮挡了底下的一片平坦。层层叠叠的裙摆逶迤曳在脚边,手掌有些凉,正被他紧紧地握着。


哦该死的,这小混蛋还穿了双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高跟鞋,个子一下子压过了他一头。


唔,该说些什么才行。


但是说什么才好呢?


问他怎么找到的自己?还是问他身上那身女装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这真是太奇怪了。


眼前分明是和他朝夕相处的弟弟,说起来两个人肌肤相亲也不是一次两次,而现在他居然会莫名其妙地感觉耳根发烫,一下子语塞当场。


费里西安诺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落日金的眼在黑夜里亮得惊人。


“哥哥,既然我找到你了,是不是可以要点奖励呢?”


掩在面具后面的脸慢慢凑近过来,能感受到湿热的呼吸掠过面具坚硬的表面。


“今晚可是狂欢节哦。”


 


罗维诺好笑地摇了摇头——事实上他的确笑出了声。


随即他拉住费里西安诺的手便往外走。


逆向穿越人群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阻力,两个人的面具在碰撞中双双不知所踪,当然,这只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插曲。


在这曲折蜿蜒的小道中,在这被无数文人墨客反复歌颂赞美的威尼斯,他们即将展开一场只属于两个人的狂欢。


他们左弯右绕,钻进一条在这喧闹的夜晚也罕见地异常安静的小巷里。小巷的另一侧是一条死气沉沉的运河,几艘废弃的货船泊在岸边——即使这并不是废弃的货船也没关系,在这人人赶着去狂欢的夜晚,没有人会有心思运送货物。小巷里黑幽幽的,连一盏路灯都没有,唯一的光源来自天空中被云层半遮半掩的月亮,这更让他们确信,他们所身处的这个地方是安全的,没有任何人会来打扰他们。


[拉灯片刻,完整版请移步微博]


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暂时清理掉身体上和地面上的情色痕迹,罗维诺站起身,向费里西安诺伸出手,“差不多该回家了——在这鬼地方连澡都洗不了。”


费里西安诺用裙摆遮住光裸的腿,拉住罗维诺的手,却赖在地上久久不肯起来。


“哥哥,我不想动,我腰疼。”


“不想动也得动,我可没法抱着你回家,你太重了。”


“唔,如果哥哥抱不动的话,用背的也可以!”


罗维诺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总之你先起来!”


费里西安诺在哥哥的帮助下,不管怎样总算是把身体站直了。他刚想收回手,罗维诺却猝不及防地弯下身,湿润的吻落在无名指上。


费里西安诺怔住了。


“哥哥……”


“不只是你能找得到我,如果换我来找你,也不存在任何难度。”


这大概,是罗维诺能够当着费里西安诺的面说出的,最大限度的情话。


费里西安诺情不自禁湿了眼眶,急走两步扑进罗维诺的怀抱里。


“瞧,这不是还有力气吗?自己走回家。”


“咦咦咦咦咦咦(゚Д゚≡゚д゚)!?”


 


-END-


*Note:1.23~2.9正值双子家的威尼斯狂欢节,在这里列举有具体的大型活动日程。




*感谢读到这里的姑娘对伊双子日常千字段的关注=3=这一系列就在这里完结了。


*其实有一章跳票了诶嘿嘿=w=


*想象一下罗维和费里天天住在同一间大房子里,在朝夕相处的过程中肯定会有摩擦和争执,但最终他们总能相互包容相互体贴,可不正是平淡之中见本真么wwww


*爱生活,爱伊双,爱傻白甜。



怪味迷糊豆:

和小钰er的合绘!!

\^pppppppp^/

费里:小钰 罗维:豆娘